萧三匝:论学诚大和尚的倒掉

编辑:女子坊2018-08-15 18:45:59百姓民生
字体:
浏览:
文章简介:8月15日,身处性侵舆论漩涡的学诚法师辞去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职务。他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了代价。我近距离接触过学诚法师。不记得是前年还是大前年了,有一个企业家领袖论坛邀请学诚法师给企业家们做一个分享:如何

8月15日,身处性侵舆论漩涡的学诚法师辞去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职务。他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了代价。

我近距离接触过学诚法师。不记得是前年还是大前年了,有一个企业家领袖论坛邀请学诚法师给企业家们做一个分享:如何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保持心灵的纯净?我是这个环节的主持人,主要工作就是做个开场白,介绍下学诚法师,然后是学诚法师开示,大概四五十分钟,最后是我来主持问答环节。整个流程很简单。

印象深的是几点:一,无论是学诚法师僧俗两界的随从,还是参会代表,见到学诚都表示由衷的尊敬,僧人都会深度弯腰,双手合十敬礼,俗人也会行合十礼,至少会点头致意。二,学诚法师的开示实在相当乏味,讲的不过是些人尽皆知的鸡汤。听众原本对他的讲法报以很大期望,但因其如此,失望就更大,活动进行不到一半,大概就有五分之二的听众离开了会场,剩下来坚持听讲的,也大都昏昏欲睡。有一个知名女企业家,是佛教徒,活动开始前,再三请求我想办法在活动结束后帮忙安排她跟学诚法师面谈,言辞相当恳切。活动现场,她也坐在第一排听讲,离学诚也就两三米距离。但活动进行不到一半,她也起身离开了。总之,我和听众都感觉,学诚法师讲的观点没什么新意,口才也不好。从善意的角度想,大家为他找到的最合理的解释是:因为面对的是对佛学没多少知识的大众,他就不能讲得太高深,否则大家也听不懂。

好像是第二年,学诚就当了佛教协会的会长,似乎是众望所归。为什么呢?原因至少有几点:一,他是一个著名大和尚的弟子,在佛教界能赢得普遍认可。二,他年轻,形象好,而且学历高,还曾出国留学。三,他住持的三大寺庙影响力越来越大,尤其龙泉寺是媒体关注的焦点,简直成了当代佛教兴盛的象征,由此他个人的影响力早已超出佛教界,而成为社会上比较公认的佛教领袖了。

学诚当了佛协会长,我对他的关注反而少了。因为我知道,佛协并不是个权力机构,因此佛协会长也改革不了佛教。更何况,在这种协会,真正主持工作、有实权的是秘书长,会长在某种意义上是某种象征而已。而秘书长一般是指派的,理论上说也不一定要是佛教徒。

后来就发生了学诚性侵事件,这个事件立即引爆了社会舆论。从理智上讲,人们普遍相信学诚的弟子那份95页的爆料文件是真的;但从感情上讲,人们实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虽然社会上击穿道德底线的事件层出不穷,但宗教毕竟是人心最后的寄托处,它应该是堡垒啊,学诚法师毕竟是宗教领袖啊,这底线怎么那么容易就击穿了呢?

现在看来,性侵丑闻就是事实,否则学诚不会“辞职”,今天发布的《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》也不会用相当大的篇幅强调“道风正,则教运兴;道风偏,则教运衰”,会议也不会要求“全国佛教界要坚定决心,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,持之以恒强化道风学风,坚决纠正信仰淡化、戒律松弛、追名逐利、放逸懈怠、追求奢华等不良风气”。

想想龙泉寺前一段的声明,“性侵事件是受海外势力阴谋操纵的”云云,真正知道了什么叫魔幻现实主义。

如今,学诚法师自取其辱,带着耻辱离开了佛协,有传说他会去一个地方小庙闭门思过。然而我却高兴不起来。为什么?因为我在想,僧人中还有多少个“学诚”?佛教界以后就担保不会出现第二个、第三个学诚吗?或者说,中国佛教界为什么出现了这个样子的学诚法师,而且他能担任佛协会长的职务,成为宗教领袖?

宗教应该与政治分离,因为宗教管的是心灵的事,大多数宗教管的是人死后的事,也即所谓彼岸世界的事,而政治管的是现实的人间社会治理的事。宗教只有与政治分离,宗教组织、宗教领袖和出家人只有和权力绝缘,才能从本质上杜绝腐败、堕落,这是现代社会的共识。这些年来,寺庙的极度商业化是一个人所共知的事实,发生在出家人身上的伤风败俗的事件屡屡发生,假和尚四处招摇撞骗,据说北京朝阳区就有几十万散养仁波切,这一切乱象发生的源头在哪里?源头很多,但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政教不分,宗教界有头有脸的人往往把自己当成掌握了某种权力的官员。试问,如果学诚没把自己当成权势人物,宗教组织自身存在戒律的监督检察机制,他还敢性侵比丘尼吗?

政教分离也是佛教的基本教义。根据佛教戒律的规定,出家人不再礼敬在家的俗人,上至国王,下至父母,概莫例外。《梵网经》、《大般涅盘经》、《四分律》等三藏经典对此都有过明确规定。因为,僧人既然出家,就当厌离五欲,厌离世间的名、利、权、位、势等种种诱惑,不再动心于尘世的恩怨情仇,当然也就不再对政治发生兴趣。在中国,早在东晋时代,后来被尊为净土宗初祖的慧远大师为回应当时世俗社会的质疑,也专门写过名篇《沙门不敬王者论》阐明佛教这一基本教义。

如果政教不能实现分离,我不会为出现下一个学诚式宗教领袖感到吃惊。问题是,我们现在能看到政教分离的迹象吗?

这是一篇半截子论文,点到为止吧。    (即日匆草)